9 2018-10-19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斯克里亚宾「降D大调华尔兹」(Valse in D-flat Major, Op. posth)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晚期浪漫派与民族乐派主导严肃音乐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斯克里亚宾(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 1872.1.6-1915.4.27)显然是个另类。一方面,肖邦、李斯特键盘作品中的风格技巧清晰弥漫在其早期创作中,细腻抒情而具斯拉夫情调的旋律与正统的古典和声手法交织出充满律动的音符诗篇。另一方面,对于象征主义手法及无调性体系的探索实践,使他的音乐尤其是中晚期作品,表现出与时代和大众趣味格格不入的神秘性与孤立性,守拙抱朴般地将作品从广度思维转入深度求索,于有限范围里最大限度绽放音乐的璀璨光华。 这首旋律优美且富幻想气质的「降D大调华尔兹」是斯克里亚宾14岁时创作的两首未编号钢琴小品之一。显赫的贵族血统同其早熟的艺术思维,俨然造就了“钢琴诗人”的复刻版,却也隐现出其性格中敏感多变和固执己见的一面,而这种性格恰使其成为兹维列夫(Nikolai Zverev 1832-1893)门下最具才华却又最不被认可的学生。尽管有生之年亦曾游历诸国且以演奏家身份名噪一时,然斯克里亚宾作为作曲家被世人真正知晓,却是始于43岁英年早亡后,同门师弟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对其作品不遗余力的推荐。 演奏: 弗拉基米尔·菲尔茨曼*** (Vladimir Feltsman)
  18 2018-10-19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贝多芬「D大调第二交响曲」末乐章: 极快板(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36 - IV. Allegro molto) 1802年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生命的重要节点,日益加剧的耳疾令其痛苦不堪,感知到自己作为音乐家的梦想渐行渐远,他在10月写下了之后被称为「海利根施塔特遗嘱」的绝命书,欲诀人寰。「D大调第二交响曲」在创作时间上恰与作曲家这一命运波折期重合,虽常被视作贝氏早期作品之尾篇,且在曲式结构上同之前的「C大调第一交响曲」俱受海顿、莫扎特交响曲之影响,却因迥异的人生际遇和世界观,而被赋予鲜明的个人气质,遂以凌霜之气蕴于毫端,龙吟之势付诸韵笺。 面对现实逆境,是低头屈服寂然向死,还是昂首抗争哗然求生,朝着黑夜发出一声呐喊,让音符迸发出智慧的光芒,照亮人类迈向成功的征途。凝重缓慢的引子如命运之暴虐,庄严而不失活力的主题揭开整部作品欢乐的序幕,那是一位于现实中受挫继而转向内心世界,寻觅欢乐本源者迫不及待的惊呼,带着洋洋自得的喜悦和尚未散尽的愤懑;宁静抒情的慢乐章中,浪漫的牧歌响起在心灵田园的深处,木管声部温润若甘露般的流淌,给予灵魂安详的抚触和治愈;首次引入交响作品的谐谑曲,短小而富生机,奥地利乡村舞蹈的旋律宣泄着最纯朴的快乐;近乎癫狂的主题在末乐章里不断反复,不厌其烦地宣告着对生命思索的丰硕成果,洞见希望后的胜利喜悦掩却了伤口愈合处的暗红鲜血,作曲家为人称道的“英雄”形象,在此已悄然勾显。 贝多芬将该作题献给自己早年的艺术赞助人李希诺夫斯基亲王,并于次年(1803)4月在维也纳亲自指挥了作品首演(迷恋室内乐创作的作曲家亦标新立异地为这部交响曲谱写了一个钢琴三重奏版本),极具个性色彩的音乐风格,让评论界一时愕然,却无疑预示着一个崭新音乐时代的到来! 演奏: 革命与浪漫管弦乐团*** (Orchestre Révolutionnaire et Romantique)指挥: 约翰·艾略特·加迪纳 爵士*** (Sir John Eliot Gardiner)
  21 2018-10-12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普契尼 歌剧「图兰朵」第一幕咏叹调: 主人,请听我说!(Turandot - Act I. Signore, ascolta!) 「图兰朵」是贾科莫·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2.22-1924.11.29)的最后一部歌剧,取材自12世纪波斯诗人尼扎米(Nizami Ganjavi 1141-1209)的史诗,因故事背景为中国元代,美轮美奂的舞台布景及人物造型,加之对中国民间音乐(茉莉花)的引用,使整剧充满神秘瑰丽的异域色彩。 元大都森然的宫门外一片喧嚣,人们在纷纷议论公主猜谜招亲之事,“谁能猜中三道谜题,便可成为驸马,坐拥江山美人,而等待失败者的,只有一死。”波斯王子不远千里而来,只为一试勇气和智慧,怎奈不谙美人心计,黄泉路上又添新鬼。人群中,鞑靼王子卡拉夫同失散多年的父王帖木儿重聚,两人悲喜交加却不敢声张。公主图兰朵的美貌令卡拉夫神魂颠倒,意欲挑战谜题,却被元朝大臣及父亲劝住。忠诚善良的侍女柳儿暗恋着王子,她的一番话语恳切而饱含深情,几令卡拉夫言弃,然强烈的征服欲,让卡拉夫鸣响了铜锣,毅然孤注一掷。公主高傲冷酷外表下的寂寞心灵,被卡拉夫机智洞见,三道谜题迎刃而解。眼看图兰朵即将食言,卡拉夫提出若是公主在天亮前猜出自己的名字,便解除婚约,坦然赴死。“天亮前无人说出王子姓名,全城男女老幼皆难逃一死”公主一道命令让全城笼罩在肃杀气氛中,无人入眠。柳儿在众人的绝望哀嚎中挺身而出,宣布惟有自己认识王子,她夺过卫兵的匕首刺向自己,宣告了爱情的坚贞与伟大。夜色将尽,卡拉夫以热烈的拥吻,融化了图兰朵冰凉的心,更让她感悟到真爱的力量! 这段凄美抒情的咏叹调出自全剧第一幕,当柔弱的柳儿面对卡拉夫的固执,噙泪规劝道:“主人,请听我说,我心如刀割。流亡途中,你的名字就是希望和力量。天明就要两隔阴阳,父亲失去儿子的悲伤,奴仆离开主人的绝望,不见你的笑容,我欲断肠!” 平缓却近乎哀求的语气下,蕴含着柳儿复杂的心绪--对卡拉夫的关切和怜惜;对图兰朵的嫉妒和畏惧;更有为爱牺牲自我的勇气。已故西班牙歌剧女高音Montserrat Caballé以其叫人叹服的音色和气息掌控,为这一缠绵悱恻的唱段赋予无比丰富的表情和心理暗示,于波澜不惊中独显戏剧张力,美声唱法的艺术感染力更得以淋漓俱现! 演唱: 蒙塞拉特·卡芭耶*** (Montserrat Caballé 1933.4.12-2018.10.6)伴奏: 伦敦爱乐乐团***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指挥: 祖宾·梅塔*** (Zubin Mehta)
  31 2018-10-11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肖邦「F大调夜曲」(Nocturne in F Major, Op. 15/1) 李斯特曾评价道:“肖邦为夜曲所赋予之出类拔萃的灵感与形式,是我们永远无法超越或与之并驾齐驱的。”异于常人的敏感个性和人生际遇,成为钢琴诗人音乐创想之源泉,思绪的自然流露更将这原本性味寡淡的沙龙调升华为感情浓烈的心灵咏唱,勾绘出浪漫如诗的梦幻意境。 「F大调夜曲」,肖邦初到巴黎后不久,成组创作并出版的夜曲三首(Op. 15)之一,常被编为其21首夜曲第四首,题献给德国钢琴家、作曲家,同时也是肖邦早年的艺术挚友费迪南·希勒(Ferdinand Hiller 1811-1885)。全曲中段激动而显不安的同名小调主题,骤然打破开头处如歌行板之宁静安详,正所谓“无端半夜疏荷雨,更带秋声入梦来。”似梦还真虚实难分的恍惚意境,恰又如“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般平添一丝伤感;末段悄然再现的平静主题,是乐曲情绪之收束,清脆华丽的装饰音于摇曳中,模糊了幻梦与现实的界线,却又教人久久迷恋不欲明辨...... 作为贝多芬-李斯特一脉之嫡传,智利钢琴家Claudio Arrau的成就不仅限于其对古典晚期键盘作品的权威解读和浪漫派炫技的完美诠释,细腻高贵的触键与谦和儒雅的性情,都令他的肖邦呈现出一番忧郁气质下的深邃意境,不张扬却入骨三分,不流俗又精妙传神,教人含英咀华,渐醉其中。 演奏: 克劳迪奥·阿劳*** (Claudio Arrau 1903.2.6-1991.6.9)
  23 2018-10-11 古水: 海顿「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日出」第三乐章: 小步舞曲(String Quartet in B♭ Major, Hob. III:78, Op. 76/4 Sunrise - III. Menuetto) 从结构与形式上看,古典交响曲和弦乐四重奏都可被视为巴洛克奏鸣曲的发展及演变,室内乐在管弦乐之基础上,最大程度实现了器乐声部的精简和音乐主旨的传递,宛若对话的演绎方式,则让弦四较于交响曲,更多一份内敛却不失生趣的听觉体验。 自担任宫廷乐正至人生暮年的40余年间,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共创作了68部弦乐四重奏,数量上谓空前绝后,质量上亦彰显不凡,尤其是受莫扎特创作思想影响后的成熟阶段,独一无二的宫廷气质同其波澜老成的笔法,相辅相生出整个古典时期最为人称颂的弦四佳构。面对垂垂老矣的海顿爸爸,桀骜不驯的贝多芬则将掀开弦四在下一个世纪的辉煌,虽其韵致将大相径庭,然其风骨却一脉相承。 Opus 76或是海顿以六部一组出版的弦四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套,汇集了五度、皇帝和日出等名篇,题献给匈牙利的厄多蒂伯爵,完成时间为1796-97年,作曲家两次伦敦之行归来后。身为服务于埃斯特哈齐家族逾40载的老臣,海顿已然不用继续肩负繁重的宫廷事务,这使得他有更多闲暇投入创作,当然,这些创作往往也都是应接不暇的贵族委约,音乐风格上自然也是投其所好的一贯优雅和华丽,海顿式的幽默风趣便是缀于其间的个性标签了。日出之名得于当时作曲家的英国出版商,却也恰如其分地描绘出首乐章第一小提琴旭日般的向上主题。三乐章小步舞曲(快板)的情绪欢快热烈,与前两个乐章的阴暗沉重形成鲜明对比,半音休止为乐句的推进提供了源源动能,三声中部后的中提琴与大提琴的延续低音同高音区的小提琴主题遥相呼应,亦预示着尾声的到来。 演奏: 塔卡什四重奏团*** (Takács Quartet)
  22 2018-10-05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克莱斯勒「狩猎」 (Kreisler: La Chasse) 弗里茨·克莱斯勒(Fritz Kreisler 1875.2.2-1962.1.29)的创作以小提琴为主,其中不少曾被归在某些早期作曲家名下的作品,之后被证实乃出自其本人之手,这在当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面对个别评论家的指责,早已功成名就的克莱斯勒反驳道:“这些作品早已得到世人认可,曲作者的改变不会有损其价值!”“年轻时的我渴望成为一名出色的小提琴家,然可供演奏的曲目却寥寥无几,但若在音乐会上演奏自己的作品,又有谁会去听呢?于是,我对外声称这些鲜为人知的作品发现自古老的修道院、图书馆和博物馆...”年轻时的善意恶作剧,早已为后人当作趣闻,从而更加钦佩其非凡才能。 这首为小提琴与钢琴谱写的炫技小品「狩猎」,出版于1911年,正是克莱斯勒大量借他人之名创作的年代,因最初乐谱上署名18世纪法国作曲家Jean Baptiste Cartier,故常被称作“卡蒂亚风格随想曲”。乐曲以伴奏部高音模仿狩猎号角开始,大量双音和顿弓制造出有节律的句式变化,教人联想到狩猎队伍前进的步伐。所有伟大的创作都起步于模仿,而止步于模仿却永远无以成就伟大。克莱斯勒的琴艺和创作才华,俨然已为爱乐者们称道,永载乐史,完美的音色、技巧和善变的曲风,甚至已超越某些前辈作曲家,展现出其独特的个人魅力与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独奏: 恩斯特·科瓦契奇*** (Ernst Kovacic) 协奏: 萨尔茨堡室内乐团*** (Camerata Salzburg)
  34 2018-10-05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克鲁姆弗尔茨「F大调长笛与竖琴奏鸣曲」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Sonata for Flute Harp in F Major, Op. 8/5 - I. Allegro moderato) 长笛音色柔亮似莺啭,竖琴绮韵皎澈如泉吟,两种乐器的和鸣更是清新流畅,华美幽婉,散发出浪漫迷人的气息。尽管有着古老的渊源及丰厚底蕴,竖琴真正受到重视并成为主奏乐器,则是始于18世纪晚期,或者说踏板机构被引入竖琴,使其突破调性及半音的限制后。 让-巴蒂斯特·克鲁姆弗尔茨(Jean-Baptiste Krumpholz 1742.5.8-1790.2.19)是古典主义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竖琴演奏家之一,生于捷克兹洛尼茨,长于巴黎的他,音乐启蒙来于在法军军乐团任职的父亲,31岁时在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奠定了其一流演奏家的地位,服务埃斯特哈齐宫廷并追随海顿学习的三年,成为其独奏与作曲生涯的基石。缘于凡尔赛宫对竖琴音色的偏爱,当时欧洲最著名的竖琴制造商如Naderman和Érard都汇集于花都,克鲁姆弗尔茨的创作既是出于贵族阶层精神消遣之需,亦伴随着乐器构造的改良与演奏技巧之革新。 因欣赏群体主要集中在王公贵胄,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特点在克鲁姆弗尔茨的音乐中尤为明显,为竖琴而作的大量奏鸣曲、前奏/变奏曲、室内乐皆极具沙龙气息,不多的几部协奏曲则是对二重奏在声部上的扩充与探索。这首「F大调奏鸣曲」在竖琴音乐文献中地位非凡,不仅因为旋律无比动听,两件乐器各自优长的充分发挥和交融,更堪比莫扎特为长笛与竖琴所写之协奏曲(K. 299)。“大K”的录音与两位名家的出色演绎,令这版毋庸置疑成为古典乐迷和器乐发烧友的共同珍藏! 长笛: 露易丝·迪·图里奥*** (Louise Di Tullio)竖琴: 苏珊·麦克唐纳*** (Susann McDonald)
  34 2018-10-04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海顿「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末乐章: 快板/回旋曲(Trumpet Concerto in E-flat Major, Hob. VIIe/1 - III. Rondo. allegro) 按键小号(keyed trumpet)大约出现于18世纪末,其发明者奥地利人安东·魏丁格(Anton Weidinger 1766-1852)是维也纳宫廷乐队的小号手,同时也是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忘年知交。尽管在音域和音色表现力上仍显不足,对一些半音阶旋律的轻松驾驭,已经让按键小号明显优于自然小号(natural trumpet),一时独领风骚。 「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J. 海顿在64岁时创作并题献给魏丁格,乐器构造改进所带来的技巧创新,实现了主题在高低音域流畅自如的切换,作品的创作构思得以最大程度体现。标准的三乐章结构配合双管制乐队编制,俨然是古典时期典型的协奏曲样式,作曲家晚年娴熟的管弦乐创作技法同其天性中的乐观优雅,交织出最耀目的华章,历百年而不散其醇芳。 19世纪初,活塞式小号的问世令按键小号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惟有海顿和其在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队的继任者胡梅尔(Johann Nepomuk Hummel)为之创作的两部小号协奏曲,见证了其曾经有过的风光。推荐的演绎来自美国爵士/古典小号演奏家Wynton Marsalis在索尼古典为该曲所作之第二版录音,伦敦圣吉尔教堂绝佳的音场空间加之Sony的SBM降噪技术,令纯净辉煌的铜管音色若秋日午后阳光一般,予人温暖尽享惬意。 独奏: 温顿·马萨利斯*** (Wynton Marsalis)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指挥: 雷蒙德·莱帕德*** (Raymond Leppard)
  35 2018-09-27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d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 无覓·雪/Powered by LOFTER